新闻资讯

国产鞋服逐梦风投,谁才是真正的“投资之王”?

来源: 本站 作者: xingsheng 发布时间: 2022-04-07 10:31:01 浏览次数: 56

 

 

国产鞋服的上一个高光时刻,依稀发生在2008年举办奥运会之时。

彼时公众对于体育运动的热情空前高涨,连带着对鞋服的需求激增。国产鞋服品牌趁势而起,疯狂扩张门店,然而由于消费者对于国产鞋服的品牌认可度不够,多数品牌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,都倒在了半路上。

经过十年的磨练洗礼,如今国产鞋服赛道已然是一片新的天地。

 

01 新老玩家收购忙

作为国内运动领域赛道的常青品牌,毫无疑问李宁占据着国产鞋服的半壁江山。

创立于1990年的李宁,依靠创始人李宁在当时超高的国民度以及品牌与奥委会的密切合作,一度成为中国体育用品行业的“龙头老大”,2009年更是以84亿元的年销售额超越阿迪达斯,成为中国市场仅次于耐克的第二大体育品牌。

然而好景不长,伴随着竞争的加剧,越来越多的对手入局,属于李宁的那块蛋糕也逐渐被其他品牌蚕食。为了摆脱困境,李宁进行了激进的变革,但此举非但没有改变境况,反而让李宁陷入了又一重困境—销售额暴跌、连年亏损、闭店成潮。

一直到2018年,“中国李宁”登上巴黎国际时装周,凭借“国潮”的标签成功出圈,去年“新疆棉”事件的爆发,将民众对于国产运动品牌的消费热情彻底点燃,李宁顺势吃到了又一波红利。

财报显示,2021年李宁实现收入225.72亿元,同比增长56.13%,重回双位数增长通道;整体净利润40.11亿元,同比增长136.14%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李宁品牌营收首次突破200亿。

就在李宁发布财报的同一天,安踏也公布了2021年的业绩。财报显示,2021年,安踏实现营收493.3亿元,同比增长38.9%;净利润77.2亿元,同比增长49.6%。尽管在全年营收和净利润上,李宁的225.72亿元和40.1亿元均超预期的211亿元和36.3亿元,但在安踏的相比之下,这个成绩还是稍微有点儿不够看。

在很多人眼中,这似乎完全不应该发生。但只要留心他们在主品牌之外的投资收购路径,就会发现这一切早已有迹可循。

尽管明争暗斗好不热闹,但至少李宁和安踏在收购这件事上早已达成了共识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李宁2020年收购了运动休闲品牌堡狮龙;2021年3月获得英伦鞋履品牌Clarks的控制权;2021年11月,李宁再下一棋,拿下Sitoy AT,将意大利奢侈皮具品牌“铁狮东尼”收入囊中。

安踏同样不甘示弱。2009年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 FILA 大中华区业务,2015至2021年,FILA营收从17.5亿元增长至218.22亿元,一度成为安踏集团的营收支柱。其中,2019年FILA的收益增长率曾高达73.9%。尝到了了甜头之后安踏一直走在买买买的路上,先后收购了Sprandi、DESCENTE、KROHNE、Amer Sports、始祖鸟等品牌,试图复制FILA的成功。

在李宁安踏之外,还有更多的国产品牌走在大肆收购的路上。

2019 年 8 月,特步斥资 2.6 亿美元收购韩国衣恋集团旗下K-Swiss(盖世威)、Palladium及Supra等三大运动品牌,其中盖世威便是用来对抗安踏的“杀手锏”,但显然,盖世威已然辜负了特步的期望。

如今,利用多品牌矩阵抢占市场博弈似乎是各大品牌的共识,尽管各家都拥有“集团军”,但除了安踏旗下的fila和始祖鸟,其他收购动作鲜少被消费者所知,战斗力更是有着不小的差异。

 

02 盲目投资“贵人”心慌

事实上,想要复刻FILA的成功谈何容易?

贵人鸟成功IPO之后,便开启了疯狂并购模式。2014-2017年间,贵人鸟的投资版图横跨多个领域,先后投资动域资本产业基金、虎扑、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、合作大中体协等,切入体育赛事、体育经纪、体育游戏、体育保险等多个领域。根据不完全统计,贵人鸟至今共进行过数十次收购和投资,总收购金额更是高达数十亿人民币。

但大手笔的投入并没有给贵人鸟带来任何收益,反而逐步拖垮了业绩。

2016年4月投资6500万成立的享安保险,8个月之后便匆匆注销了;而收购B2C电商网站名鞋库,除了与贵人鸟的野心很配之外,对其业务并无太多帮助,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满足。

2017年贵人鸟归母净利为1.57亿元,同比下滑近五成。业绩和资金链吃紧,这一年仅有的2起收购业务,仅成功1起,对威康健身的收购最终流产,还导致长时间停牌。从2018年起,贵人鸟的经营形式更是急转直下,首次亏损6.86亿元。此时的贵人鸟,开始变卖资产自救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3年贵人鸟门店数量高达5560家,而到了2019年变为了2685家,6年内关掉了将近3000家门店,减少了近一半。

到了2020年,连续两年出现亏损的贵人鸟已经徘徊在了退市的边缘,曾经风光无两的泉州首富林天福,也以限高狼狈结局。

很难说究竟是资本害了贵人鸟,还是贵人鸟坑了资本,但至少有一点显而易见,就是“收购”这条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回看李宁和安踏,也并非全然依靠并购崛起。他们扩张的前提是自己在国内都有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,企业发展相对而言比较平稳,急需并购来增加企业的营业品类,增加企业的营收。

尽管现如今口碑褒贬不一,但提起李宁公众至少还能想起“国潮”,而安踏也始终在研发上发力。缺乏核心竞争力,或许才是贵人鸟盲目追随老乡最终步入深渊的真正原因。

 

03 发力副业如何增长?

核心业务之外,国产品牌还在暗中发力副业。

2019 年 1 月,李宁控股的港股上市公司非凡中国收购电竞战队 Snake。有消息称李宁本人也很积极关注电竞产业,2019 年就曾加入电竞圈。选择布局电竞产业,对于一直宣扬“国潮”,致力于拥抱年轻人的李宁来说,显然是合乎情理。

除了运动领域,也不乏有时尚鞋服品牌在投资领域发力。

2021年,百丽通过旗下百丽集团消费基金接连投资了新锐国货面膜品牌 C 咖、宠物护理品牌小壳 Cature、连锁咖啡品牌NOWWA 挪瓦咖啡和零代码数据协作平台伙伴云。这些无一例外都不属于百丽的主营业务,但根据百丽的发展战略,这恐怕也只是“百丽集团消费基金”进行大手笔的投资的开始。

作为A股首家上市的女鞋企业星期六鞋业则早已从副业中汲取了红利。

2014 年,星期六就出资 900 万投资女性游戏的开发、运营商亿动非凡;2016 年斥资 3.6 亿元收购 OnlyLady 女人志和 Kimiss 闺蜜网背后的两家媒体公司;2018 年斥资 17.71 亿元收购 MCN 机构遥望网络 88.67% 股权,各领域的投资都风生水起。从 2020 年年报来看,星期六互联网广告营收业务收入为 14.86 亿元,占比达 69.10%,已远远超过服装鞋类板块原主营业务。

纵观这些鞋服品牌,尽管都在大肆收购,但目的显然并不一致。有些是为了给主业输血,有些则完全是“为爱发电”,对于企业来说,当下决定的每一笔投资都是“最好的投资”,很难评判它究竟会给企业带来怎样的影响。

但烧钱容易,真正入局却很难。对于跨界投资来说,除非是收购了这一赛道的“佼佼者”,否则短期内这些投资业务很难为企业助力。有了贵人鸟的前鉴,恐怕现在也少有企业,依然怀有孤注一掷的勇气。

 

 

 

东莞市星盛鞋材有限公司是一家具有一定规模,有自主研制和开发新产品能力的新型企业,生产技术专业化,品质卓越。主要产品有热转印刻字膜,荧光pu刻字膜,夜光pu刻字膜,数码烫画膜,段彩反光膜,热转印烫画,金属电镀刻字膜,服装硅胶刻字膜,弹力幻彩刻字膜,tpu发泡烫画,​欢迎来电:18002935580